太古密經

作者:喻昊 來源:《意林少年版》

  楔子

  在防風型電子打火火把的光焰下,禹斯陽被失望、疲勞和沉重壓抑了很久的興奮終于爆發出來:“看,教授,我們找到了!”

  一道電光,一陣滾雷。

  但是,雷聲并沒有壓住禹斯陽興奮的喊聲。

  禹斯陽,一個聰穎博學的少年,大腦賽過世界上最新的計算機。每每他開口說話,都有一種與年齡不相符的老成。他對《山海經》十分熟悉,因此成為姬澍彥最得意的弟子,也是漢唐大學唯一的少年大學生。

  這支小型考古隊沖下了浮沙陡坡。領頭的隊長是中國考古界數一數二的人物——以研究《山海經》而聞名的姬澍彥教授,此刻他也跌跌撞撞地連爬帶滾跑下去,完全沒有了平日的斯文之風。

  又一道閃電。

  藍色電光一閃即逝。但是大家都看清了,眼前就是他們苦苦尋找的古跡——在巨大的光禿的石壁上,是鬼斧神工開鑿而出的史前建筑。

  “就是它,就是它,哈哈,就是它!終于找到了!”姬澍彥教授高興得手舞足蹈。

  大家高舉起火把,當他們終于看清眼前的一切時,巨大的史前建筑令他們目瞪口呆了。一條干涸的河谷邊,因風化而破碎的石級通向一個巨大的石臺;石臺上,光禿筆直的懸崖石壁上,明顯是人工開鑿的建筑。建筑帶有上古遺風:簡約、大氣、威嚴、質樸。整個建筑向上無限延伸,仿佛能夠將前來膜拜的人一直帶到天上去。雖然風化嚴重,荒涼,但廊柱、大門、窗戶的外廓依然清晰可辨。

  片刻之后,他們歡叫著,向尋找已久的神殿攀去……

  又一道閃電劃破暗沉沉的天幕。

  在他們身后的山坡上,不知不覺出現了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……

  神殿的石門足足有三層樓高。

  姬澍彥教授借著火把的亮光,看見門的上方有一個隱隱約約的符號,仿佛是一個長方形,中間還有一個三角形的圖案。陽刻的圖案由于風化導致線條破碎不連貫。

  “沒錯,就是這樣的圖案,說明這里就是被文明歷史遺忘已久的先民遺跡,”姬澍彥招呼禹斯陽和幾名隊員,“快,拍下來,拍下來,這可是難得的發現,不亞于商代遺址……它可比夏朝還要早,屬于三皇五帝傳說時代?!?

  禹斯陽顧不上高興,用考古專用數碼相機不停地拍照。

  帶著憧憬、崇敬、激動、好奇和神秘的心理,他們放慢腳步,動作也輕緩起來,呼吸聲也低了許多。

  禹斯陽手上突然有種電流流過的感覺,他收起相機,左右前后看看,卻沒有人在身邊。探險隊其他人早已迫不及待地擁進石門里去了。

  禹斯陽雖然仍有顧慮,但還是跟隨他們一同進去了。他全然沒有注意到,在他們的身后,那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,也慢慢地跟了過來……

  神殿大廳,遍地沙礫。

  廳中央正對大門的,是一個圓形的石質基座。

  基座上面和基座周圍,散落著奇形怪狀的石頭,都是人工打鑿出來的。這是一些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,看上去,好像是石質的零部件。而且很明顯,這些石材風化得很嚴重。

  “快過來……”

  禹斯陽又聽見姬澍彥在召喚自己。

  他踩著浮石沙礫走到那神秘莫測的基座前,對著基座拍了幾張照片。拍照時,他猛地感到手中的相機在放電,而且大腦也有些恍恍惚惚……

  這時,他聽姬澍彥教授說:“你們看看,這個基座的形狀是外圓內方的……”

  在圍攏的火把的照射下,大家清清楚楚地看到,圓形基座的中間是一個四四方方的孔。

  “中國人‘外圓內方’的思想,難道在太古時期就已經出現了?”姬澍彥激動不已,喃喃自語。

  禹斯陽看過去,發現那個四四方方的孔內是一個斜槽,好像可以插進去什么東西。他靈光一閃:那些散落的石質零件,會不會和這個基座有什么關系?禹斯陽往前湊了湊,不料被那些石頭絆了一下,一下子就趴了下去。

  他爬起來后,看看身下,把自己絆倒的是一根已斷裂成幾段的長石柱。他撿起末尾的一段,仔細看了看,發現石柱的斷面呈正方形。

 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舉起石柱插進基座的方孔中。

  正好,石柱和方孔嚴絲合縫。

  禹斯陽的發現提醒了大家,他們圍著基座尋找那些石質零件,拿在手里反復研究。

  一名隊員發現一個三角形石塊中間也有一個方孔,他想了想,搬過來,把它套在了那根石柱上。真巧,那方孔大小合適,恰好能夠插進石柱里。

  姬澍彥說:“好,又是一個大發現——這說不準是太古時期的什么儀器呢。禹斯陽,這個功勞應該歸你呀?!?

  禹斯陽一面用相機拍照,一面問:“那……如果是儀器,這個會是做什么用的呢?”

  “可能是祭祀用的祭壇吧……”

  “不太像??赡苁且环N我們不知道的勞動工具……”

  “也許不是儀器,是三皇五帝之中某一位的寶座吧?”

  “上古時期,天象是人類生活、勞作、占卜、祭祀的重要內容。這很可能是天文儀器?!甭犞蠹业牟聹y,姬澍彥做出判斷。

  禹斯陽開玩笑地說:“如果真的是儀器,那這會不會是儀器的開關呢?”說著,他就伸手去試著撥動三角形的石塊。那三角形石塊紋絲不動。禹斯陽上下打量著這個部件,把相機掛在脖子上,伸出雙手準備再去轉動它。一名隊員說:“來,我幫你!”

  他們兩個人一起去轉動那個三角形的石質零件……

  “嘎吱吱——”只聽見低沉的石頭摩擦聲響了起來——三角形的石塊連同長方體石柱居然艱難地轉動起來。

  禹斯陽和那名隊員驚訝地松開手。幾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,這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。

 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那長方形石柱居然在禹斯陽他們松開手后,自行轉動著,越轉越快……最后,那個圓形基座也跟著開始緩慢地轉動起來。整個神殿開始顫動……

  大家慢慢往后退著。他們都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。

  突然,那基座停止了轉動,而長方形石柱也幾乎同時停住。就在它們停下來的一瞬間,駭人的一幕發生了:一道閃電竟然直直地從大殿外射了進來,射在石柱斷面上,迸發出一團電火,然后迅速消失了。

  還沒等姬澍彥、禹斯陽他們反應過來,又一道閃電從大殿那高大的門外射進來,仍然是直接射向石柱,然后迅速消失——石柱仿佛能夠吸收閃電一般!

  又是接二連三的幾道刺眼的閃電射進石柱……

  大家還在驚訝,更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:從石柱的插孔中,向門外放射出千萬道明亮的光,居然將烏云翻滾的夜空照亮。

  整個神殿被光照亮了,考古隊員們終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里面的一切了。

  殿內四面高大的石壁上,突然顯現出一幅圖畫,那上面刻繪著縱橫交錯的長短線條,似乎是山川、河流,圖上各個角落則是一些奇形怪狀的人、動物、植物,甚至有星辰日月。

  姬澍彥仰起頭,口中喃喃自語:“如果……這……就是原始的‘山海圖’……太神奇了……真沒想到,能夠親眼見證……”

  “這是‘山海圖’?”一名隊員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看,你們仔細看,那些線條,不像是河流山川嗎?”姬澍彥指著石壁興奮地說。

  “豈止是像,就是。我都看見黃河那個‘幾’字形了!”

  “我怎么看不到?”

  “喏,不是很大……那右手邊就應該是大海了?!?

  “如果是大海,怎么面積這么???”

  “嗨,如果是太古時期的人畫出來的,肯定沒有現在的準確……”

  “滄海桑田!那個時代的山川地理和我們現在的不可能一樣?!?

  “唔,姬教授的判斷很有道理!”

  “對,那個時代是沒有文字的,完全就是圖?!?

  “……”

  禹斯陽顧不上參與討論,他盡量控制住自己激動的情緒,按動相機快門——他要將這些拍下來,留作日后的資料。

  但是,當他又一次按下快門的時候,猛地感覺到,其間真的有一股電流通過。就在這一瞬間,他眼前石壁上的圖仿佛活動了起來……他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拍照,搖了搖腦袋。眼前的一切又恢復了常態。

  禹斯陽震驚之余,禁不住想:這是怎么了,怎么總是出現幻覺?

  無論他還是其他人都沒注意到,巨大的亮光中出現了一個黑影……

  那鬼魅般的黑影旁邊又冒出一個瘦瘦的黑影。

  這兩個黑影慢慢地向石殿內移動,一點點接近了這些探險隊員……而探險隊員們卻仍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中,根本沒有發現危險正在接近。

  神殿里的光線突然暗了下來,仿佛被什么東西給吞噬了。

  探險隊員們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冷戰。

上一篇:江豚,江豚     下一篇: 遲到的雪花
波叔一波中特2018正版 股票指标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 内蒙古快三走势 山东十一夺金推荐软件 天津快中彩 孔雀聊天快乐飞艇 股票预测分析 吉林十一选五最新版本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